铲屎请让专业的来

又腐又基又撩骚(ー`´ー)。

倒不如死了干净。

我就只适合烂在泥里,活在尘埃里,在淤泥里吐着泡泡,苟且的活着。

反差萌

1.面瘫面对喜欢的人会脸红
2.毒舌和在乎的人说话会结巴
3.霸道总裁会在喜欢的人面前撒娇
4.狂妄的流氓私下喜欢窝在学霸怀里看言情剧
5.温和的人见男朋友与别人一起走时会霸道地吃醋
6.沉默寡言男见心上人受伤会啰嗦得没完
7.禁欲男被喜欢的人弄得乱七八糟的时候还说请再把我弄得更脏一点

《毒》
——又名《干了这碗血清我们继续撸》
全文轻松无虐,腹黑忠犬年下蛇精攻vs暴躁冷漠年上蛇精受
主角:晏年夏 | 舒曼;配角:好多人。

第三章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赫拉克利特

作为一条知识渊博具有哲学思维并时不时在「To be or not to be*」中徘徊的蛇,晏年夏一向是对这句话深以为然的。

但是,当他再次在荒无人烟的路旁叼着烟倚着摩托车在烈日下险些晒成一个傻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好像又隐约听见了那辆甩了他一脸尾气和灰尘的肇事车辆的引擎轰鸣声。

我不会真的被晒成傻叉了吧。。

独得太阳恩宠的男人有些恍惚地隔着太阳镜抬眼看向了路的远方,略为涣散的眼神在看到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黑点时立刻聚焦变得严肃甚至透出几分锐利来。

托合法成精后所拥有的灵敏的五感的福——蛇几乎是没有听觉和视觉的,他可以很轻易的认定那不是幻觉,而且他确定,那就是他昨天遇见的那辆车。

在锁定了目标的一瞬间,晏年夏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呼吸和心跳也不由自主的加快。

他很兴奋。

如果他现在照镜子的话他就会发现,他的瞳孔已经不再是正常人类的圆形,而且爬行动物特有的竖瞳。琥珀色的虹膜周围隐隐约约的透出红色,那是因为过于亢奋而充盈起来的毛细血管。

拥有小麦色皮肤的年轻人瞬间从地上跳起来跨上摩托车踢开边撑,在他发动引擎的那一瞬间,那辆黑色的摩托车咆哮着从他身旁的路上飞驰而过。

晏年夏毫不犹豫的一把将油门拧到最大调转车头追了上去。

因为过快的速度让风刮过皮肤时像钝刀切割一样的疼痛,但是天性里对赢和强者的渴望让他忽略了所有的外在因素。他甚至连戴上头盔的时间都没有。

他只知道,他想追上这个人。

他一定要追上这个人。

晏年夏这么想着,感觉到过于亢奋的状态导致他额角的青筋都在血液有力的撞击下「突突」的跳动。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

没到五分钟,晏年夏就知道自己要打脸了,凭着这辆局里统一配备的车他是肯定无法追上眼前这个人的。

鉴于他追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开警笛,这个人肯定知道自己跟在他后面,但是那个人却一次都没有回头。

那种明明知道却毫不在乎的嚣张又自信的态度狠狠刺激了晏年夏的神经。

如果说一开始他只是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的话,现在他迫切的想看到这个男人被他拦下来后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大,他努力地眯着眼睛想看清那人显眼的红色衣服上那个有点奇怪的标志和车牌。

距离越来越远,最终晏年夏只能看到那人一个模糊的背影,他无可奈何的停了下来,一条腿撑在地上摸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名为“阿西”的号码。

“喂,老大!有什么事吗?”

“帮我查一个车牌号。”

“没问题老大,你短信发给我,查到了我再通知你。”

挂断电话,晏年夏眸色和脸色一样暗沉地看着那辆车消失的方向。

我会找到他的。

下次我一定能把他拦下来。

责任心爆棚的晏警官这么想着,握着车把的手用力到骨节泛白。

不过我们都知道,现实依旧是残酷的。

晏年夏终于根据那辆车的车牌和那人制服上的标志查到了那人所属的公司——XX快递。

这个不知道到底该读英文还是中文的名字起的相当随便的快递公司倒是非常的出名,他几乎是立刻就认出了那个怎么看都有点奇怪的标志。

这家奇怪的公司以优越的速度和友善的服务态度而出名。

看到“优越的速度”,晏年夏简直要控制不住自己严肃的表情。

呵呵,开什么玩笑,你丫简直是在开飞机。

在认真调查了地址和路线以后,他惊喜的发现从那条路到达XX快递公司的路只有一条,而那条路上巷子很多。

晏年夏仔细地看着地图计算着距离,他的脑子里已经拟好了一个计划,只是人手不够。

这个问题。。

他回头看着正和局里姑娘们混在一堆说说笑笑明显陶醉其中的青年,对他招了招手:

“阿西,过来一下,有事找你。”

“哎!老大!”

——TBC——

——————————————————————————

To be or not to be. :解释为生存还是毁灭——《哈姆雷特》(英-莎士比亚)中的经典独白。这里可以理解为做还是不做。

《毒》
——又名《干了这碗血清我们继续撸》
全文轻松无虐,腹黑忠犬年下蛇精攻vs暴躁冷漠年上蛇精受
主角:晏年夏 | 舒曼;配角:好多人。

第二章

XX快递公司总部,一辆摩托车减慢速度开进人来人往的大门,在车库旁停了下来。

舒曼从摩托车上下来,身上红色的制服因为过快的速度被风吹得皱皱巴巴的,他伸手摘下头盔随手挂在了车把手上,露出了一张近乎苍白又美丽的脸。

“前辈。”

一个抱着盒子的少年注意到停在角落的车,一边朝这里走去一边对他打招呼,虽然清秀的脸上面无表情但是从语气里也能感觉到少年对他的尊重。

舒曼对他点个头,即使在周围人来人往喧闹无比的环境里他也依旧保持着置身事外的漠然,他目不斜视地走进大门,一路上遇见的人很多,都只是礼貌而谨慎地叫声“前辈”或者“曼哥”,却没人试图上前与他进行攀谈。

而青年保持着一张没精神又苍白的脸,除了门口那个少年外对于其他人的问候却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似乎并没有什么事物能让他产生一点兴趣。

即使是这样的傲慢态度,也没有人表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满,好像青年的傲慢与嚣张的态度都是理所应当的。

他就这么漫不经心的来到一间办公室的门口,门口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看着来人恭敬地叫了声“曼哥”,其中一个伸出手打开了门。

“小曼,你终于来了~”

舒曼刚走进房间就听见一个女人可以称之为悦耳的娇嗔,因为对这个称呼的不满一贯面无表情的脸上在一瞬间出现了一个不悦的表情。

但是当他抬头的时候,那一点点的不悦已经消失殆尽了,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的恢复了漠然。

“晶姐。”

舒曼看向这间几乎要被各种高大植物填充满的房间深处办公桌后面的女人,微微点头打了个招呼。

这个女人拥有着立体而深刻的五官,看起来带着点少数民族特有的英气和上位者才拥有的气势,最耀眼的却是那一头可以媲美阳光的金发,让人看着都觉得好像会被那艳丽的颜色灼伤眼球。

这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美丽却又危险。

低头拨开植物垂下的枝叶,忍受着有些湿热的环境,舒曼拉过椅子坐在女人的对面,开口道:

“晶姐,找我有事吗?”

他的声音和他人一样的冷清又带着一点不常开口所导致的微微的沙哑。

“小曼,”祁晶的脸上带着一种微妙的笑意,“你在我这儿工作有半年了吧。”

舒曼点了点头。

“你知道我作为一个老板,半年里收到了多少投诉信吗?”

舒曼的身形不明显的僵了一下,一直紧紧盯着他的祁晶脸上的笑意更深了,现在还带了股不甚明显的恶意。

“你猜猜,这些投诉里,有多少是关于你的呢?”

这些微妙的恶意宛若实质,让舒曼倍感压力地坐直了身体,苍白的脸上也显露出了一种不自在或者可以称之为尴尬的神情。

“晶姐。。”

舒曼犹豫了一下刚开口打算说些什么,一只涂着艳丽蔻丹的纤细漂亮的手就越过宽大的办公桌拽住了他的领口,以一种女人不可能拥有的力道狠狠地把他整个人拎起来拽着半趴在了办公桌上。

“小曼,”祁晶一只手抓着他另一只手轻轻地抚上舒曼的脸,“你长得可真漂亮啊。”

即使在如此狼狈的情况下依然能维持住冷漠表情的舒曼,此时觉得自己如果是只猫的话大概全身的毛都会炸起来了——不止是因为被他人所冒犯,更因为他感觉到了明显的危险——但很可惜,蛇并没有这项天赋技能。

仿佛是看出了舒曼的走神,祁晶更用力地收紧了手上的力道。

“你给我听好了小曼,如果,”祁晶一边笑着一边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舒曼,仿佛想要把她接下来说的话刻在舒曼的脑子里。“如果接下来的半年里,我再接到一次关于你的投诉,你不要以为用滚蛋这个方法就能打发我,明白了吗?”

舒曼感觉自己的背后已经洇了一层薄薄的冷汗,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好了,”祁晶笑眯眯的松开了他,“小曼,我可真喜欢你,为什么你的脾气不能和你的脸一样的美好呢。”

说完,她恢复了那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朝着门的方向挥了挥手道:

“滚吧。”

舒曼沉默着站起了身转头向门外走去,站起来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背后被冷汗所打湿的衣服贴在了背上,冰冷黏腻的感觉让他相当的不舒服。

门一打开,他就看见了门口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正是在前院里和他打招呼的那个。

少年的身量并不高,还带着没长成的稚气与青涩,站在身形修长挺拔的舒曼面前只能到他下巴的位置。

“泡泡。”他关上门低头看着少年,“有事吗?”

“前辈。”意外的有个可爱名字的少年依旧板着一张和可爱搭不上关系的面无表情的脸,话里透着一点犹豫,“前辈,我想请您帮我个忙。”

“什么?”

“明天是十五,我要回海里去,想请您帮我代班。”

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派的严肃认真,舒曼摸了摸少年软软的头发说:

“好。”

——TBC——

《毒》
——又名《干了这碗血清我们继续撸》
全文轻松无虐,腹黑忠犬年下蛇精攻vs暴躁冷漠年上蛇精受。
主角:晏年夏 | 舒曼;配角:好多人。

第一章

八月的阳光炙热的烤着大地,晏年夏叼着烟蹲在停在马路边草丛里的摩托车旁,透过墨镜看着被炙烤的仿佛快要融化的柏油路面,英俊的脸上一派严肃的深沉,肩章上的一朵金属小花正灿烂的反射着阳光。

妈的。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缓缓地吐出一口烟雾,眉头皱的更加明显,以至于眉间都显现出了浅浅的竖纹。

也许是过热的气温和直接并且长时间暴露在阳光下让他觉得非常的不适应——他的确很不适应,没有哪一种蛇类会喜欢现在这种状况——他一边抽着烟一边在心里默默想着:

老子拼了命才卡着建国前最后一批成精不是为了现在这样拿着一点点的工资还要天天在外面累成狗的上班啊!早知道人类世界如此艰难险恶我就回山上做一条无忧无虑的美男蛇了好么为什么没有人和爷说过在人间生活是需要钱这个万恶的东西的!当蛇当成这样简直没脸回去见列祖列宗了啊摔!!

作为原型是一条十分霸气的眼镜王蛇的男人,晏年夏的皮相也非常的耐看,尤其是他眉眼的轮廓很深,带着一点混血的深邃和英俊。

在这种心情极度糟糕内心疯狂崩溃吐槽的情况下,他依旧能让自己看起来相当的英俊,那硬朗又带着一点深沉的表情几乎能让女人发出不由自主地发出尖叫。

之所以是几乎,是因为在这荒无人烟的路上,并没有女人能够来实践一下证明他的魅力。

“嗡嗡嗡——”

晏年夏半直起身子掏出手机接通了电话,顺便扔掉了烟头。

“喂。”

“老大,是我是我!”

“我知道,有事?”废话,他相当克制地翻了个白眼,虽然刚变成人不久,但是来电显示他还是看得懂的。

“老大你下班没?中午一起吃饭吧!”

被同事极富活力的声音所感染,晏年夏觉得自己的心情已经不是那么糟糕了,他一边起身一边看了眼手表,上面显示的时间是11:30。

“快了,反正这里也没人,我现在就回警局找你。”

将手机塞回口袋,晏年夏握住车把刚要跨上摩托车,远远地就听到一阵引擎的轰鸣声,还没来得及回头,一辆摩托车已经从他身边咆哮而过。

无论是那辆明显超速的摩托车还是车主都完全没有看清的晏年夏,就保持着上半身微伏一条腿抬高的不太美好的类似于某种雄性哺乳动物排泄的姿势,在被因为高速而卷起的落叶枯草和灰尘里露出了一个目瞪口呆的表情。

“妈的。。”

他抹了一把被甩了一脸的灰尘喃喃地骂道。

这次,他骂出了声。

——TBC——